收藏
李德仁:武漢大學大步發展的思考
上一頁 1 2 3 下一頁
信息來源: 閱讀數:發布時間:2014-6-25 18:23:46

我常常思考這樣一個問題:像武漢大學這樣的985工程綜合性高校,究竟應該如何更好更快地發展?

武漢大學現在的發展勢頭很好,所以我們首先要有信心,要穩定保持在全國前五名這樣一種水平。學校去年舉辦了120周年校慶,又召開了黨代會,進一步明確了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的發展定位。大家都在思考,武漢大學未來應該怎樣發展?怎樣創世界一流?建議學校圍繞這個主題組織開展大討論,充分激發師生的創造性思維,廣開言路,形成學校的發展思路。

我在這里談一點自己的想法,這是從我50多年的從教經驗,以及與國內外大學長期的交流中得出的思考。

第一,學校的辦學目的是什么?

武漢大學的辦學目的,應該是圍繞國家重大需求、瞄準學科未來發展前沿、根據社會實際需要,來開展人才培養,從事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。

私立大學可以進行精英教育,把培養學生得諾貝爾獎作為主要目標。但我們是國家辦的大學,就一定要對國家負責。我們的大學里有先進的教學設施、良好的科研條件,這些都是國家投入的,是取之于民的,所以我們的大學一定要為全國的老百姓服務。對于武漢大學來說,科學研究、人才培養和服務社會三駕馬車要并駕齊驅。

李曉紅校長提出武漢大學要辦“頂天立地”的大學,我理解,“頂天立地”就是既能夠攻克科學難關,也能夠解決國家重大需求,能夠用我們做出的成果和培養的人才去為社會服務。我們培養的學生去從事科研,要出國際一流成果,爭取得諾貝爾獎;到農村去種地,要能夠把現代化的農業技術應用到農田里;到工廠去工作,要能夠用科學的方法創新發展,搞好管理,這就是滿足了社會的需求。

第二,評價大學的標準是什么?

和我們的辦學目的相對應,衡量一所大學的辦學水平,也應該是一種綜合評價,不能只用單一的指標,不能以ESI論英雄。

SCI是一個指標,但不是唯一的指標。科學研究,一種是探索未知的學科前沿研究,要在NATURESCIENCE等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;一種是滿足國家發展需要的研究,從基礎研究、應用研究、技術創新到形成產業化,要讓國家富強、百姓富足,不是可以簡單地用SCI來衡量的。服務于國家重大需求的科學研究,包括技術創新的成果、面向國防的研究工作等等,有時是不能寫成文章發表的。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,都有很多著名科學家是不以寫論文為目標的。一個承擔了幾十億經費重大工程的科學家,不能因為他沒有發表很多SCI論文,就否定他的貢獻。

對于ESI排名,應該辯證地看待。這個排名中只列有20多個學科,并不代表全部學科的排名。中國高校的一級學科就有100多個,這些學科在武漢大學呈現多樣化的發展,不能拿一個并不全面的標準來指導我校各個學科的發展。

我認為,武漢大學列入ESI排名中以理科、醫科為主的20多個學科無疑應該優先加強發展;同時,那些以國家工程為目標的技術科學,特別是武大已經具有明顯特色的學科,也一定要牢牢抓住,加強支持。比如,在ESI排名里是找不到測繪遙感學科的,但這個古老的新興學科對武大ESI排名的十多個學科都有貢獻,比如支持社會科學、工程科學、計算機科學等,貢獻率達到了25%。這個學科已經具有突出的優勢和特色,一直在全國排名第一、世界排名前三位,不能因為這個領域有很多是國防項目,不能寫文章,就停止發展。

一所大學要發展,一定要有自己的優勢和特色。把過去的優勢丟掉是很危險的,武漢大學也是有過這方面教訓的。武大的農田水利學科曾經是中國第一,但合校時把這個偏理科的學科歸并進了工科的水利水電學科里,“農”的特色漸漸失掉了,不但失去了全國第一的排名,也很難爭取到國家更多的支持。這樣的教訓應該吸取。

上一頁 1 2 3 下一頁

 

分享到: 更多

打印 打印預覽
浙江6十1查询